今天是

白雪少年

作者:阳光使者新闻部发布时间:2017-07-07浏览次数:154

  

小学时代使用的一本国语字典, 被母亲细心地保存了十几年, 最近才从母亲的红木书柜里找 到。那本字典被小时候粗心的手指扯掉了许多页,大概是拿去折纸船或飞机了,现在怎么回 想都记不起来,由于有那样的残缺,更使我感觉到一种任性的温暖。 更惊奇的发现是,在翻阅这本字典时,找到一张已经变了颜色的“白雪公主泡泡糖”的包装纸,那是一张长条的鲜黄色纸,上面用细线印了一个白雪公主的面相,于今看起来,公主的 图样已经有一点粗糙简陋了。 至于如何会将白雪公主泡泡糖的包装纸夹在字典里, 更是无从 回忆。 到底是在上国语课时偷偷吃泡泡糖夹进去的?是夜晚在家里温书吃泡泡糖夹进去的?还是有 意保存了这张包装纸呢?翻遍国语字典也找不到答案。记忆仿佛自时空遁去,渺无痕迹了。 唯一记得的倒是那一种旧时乡间十分流行的泡泡糖, 是粉红色长方形十分粗大的一块,一块五毛钱。

  

于长在乡间的小孩子,那时的五毛钱非常昂贵,是两天的零用钱,常常要咬紧牙 根才买来一块,一嚼就是一整天,吃饭的时候把它吐在玻璃纸上包起,等吃过饭再放到口里 嚼。 父亲看到我们那么不舍得一块泡泡糖,常生气地说: “那泡泡糖是用脚踏车坏掉的轮胎做成 的,还嚼得那么带劲!”记得我还傻气地问过父亲:“是用脚踏车轮做的?怪不得那么贵!” 惹得全家人笑得喷饭。 说是“白雪公主泡泡糖”, 应该是可以吹出很大气泡的,却不尽然。吃那泡泡糖多少靠运气, 记得能吹出气泡的大概五块里才有一块, 许多是硬到吹弹不动,更多的是嚼起来不能结成固 体,弄得一嘴糖沫,赶紧吐掉,坐着伤心半天。我手里的这一张可能是一块能吹出大气泡的 包装纸,否则怎么会小心翼翼地来做纪念呢? 我小时候并不是很乖巧的那种孩子, 常常为着要不到两毛钱的零用就赖在地上打滚, 然后一 边打滚一边偷看母亲的脸色,直到母亲被我搞烦了,拿到零用钱,我才欢天喜地地跑到街上 去,或者就这样跑去买了一个白雪公主,然后就嚼到天黑。 长大以后, 再也没有在店里看过 “白雪公主泡泡糖” 都是细致而包装精美的一片一片的 , “口 香糖”;每一片都能嚼成形,每一片都能吹出气泡,反而没有像幼年一样能体会到买泡泡糖 靠运气的心情。偶尔看到口香糖,还会想起童年,想起嚼白雪公主的滋味,但也总是一闪即 逝,了无踪迹。直到看到国语字典中的包装纸,才坐下来顶认真地想起白雪公主泡泡糖的种 种。 如果现在还有那样的工厂, 恐怕不再是用脚踏车轮制造, 可能是用飞机轮子了——我这样游戏地想着。

  

那一本母亲珍藏十几年的国语字典,薄薄的一本,里面缺页的缺页、涂抹的涂抹,对我已经 毫无用处,只剩下纪念的价值。那一张泡泡糖的包装纸,整整齐齐,毫无毁损,却宝藏了一 段十分快乐的记忆;使我想起真如白雪一样无瑕的少年岁月,因为它那样白,那样纯净,几 乎所有的事物都可以涵容。 那些岁月虽在我们的流年中消逝,但借着非常微小的事物,往往一勾就是一大片,仿佛是草 原里的小红花,先是看到了那朵红花,然后发现了一整片大草原,红花可能凋落,而草原却 成为一个大的背景,我们就在那背景里成长起来。 那朵红花不只是白雪公主泡泡糖, 可能是深夜里巷底按摩人的幽长的笛声, 可能是收破铜烂 铁老人沙哑的叫声, 也可能是夏天里卖冰淇淋小贩的喇叭声„„有一回我重读小学时看过的 《少年维持的烦恼》,书里就曾夹着用歪扭字体写成的纸片,只有七个字:“多么可怜的维特!”其实当时我哪里知道歌德,只是那七个字,让我童年伏案的身影整个显露出来,那身影可能和维特是一样纯情的。有时候我不免后悔童年留下的资料太少,常想: “早知道,我不会把所有的笔记簿都卖给收破烂的老人。”可是如果早知道,我就不是纯净如白雪的少年,而是一个多虑的少年了。那么丰富的资料原也不宜留录下来,只宜在记忆里沉潜,在雪泥中找到鸿爪,或者从鸿爪体 那一片雪。这样想时,我就特别感恩着母亲。因为在我无知的岁月里,她比我更珍视我所拥有过的童年,在她的照相簿里,甚至还有我穿开裆裤的照片。那时的我,只有父母有记忆, 对我是完全茫然了,就像我虽拥有白雪公主泡泡糖的包装纸,那块糖已完全消失,只留下一点甜意——那甜意竟也有赖母亲爱的保存。